爱高潮综合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都市言情» 我把廣告明星開苞了

我把廣告明星開苞了
发布时间:2019-06-23 02:28:21   浏览次数:954



我把廣告明星開苞了





我在家處理業務弄了通宵,第二天睜著一雙迷糊睡眼到公司去,走進公司大

門,看到一位長髮女孩子安靜的坐在接待廳裡,由於隔著雕花玻璃,隱約間只覺

得那個女孩個子不高,微微低垂著頭,看不清臉孔,穿著寶藍色的及膝裙,我以

為她是來應徵的,也不在意,走入了我的個人辦公室



  我才坐下點了菸,想趕緊處理完公司的事回家睡覺去,這時秘書陳小姐冷著

臉走進來,她一向表情都是冷冷的,冷中帶艷,不只是對我,對公司每一個男同

事都是一個表情,好像隨時防著男人把她弄上床一樣,我見怪不怪,問她什麼事

?她說有位小姐來幫她堂姐拿護照,我這才想起來,一位同行黃小姐要出國,為

了可以便宜五百元,託我找旅行社的同學辦護照。



  昨天護照就送來了,黃小姐來電話說沒空來,會請她堂妹來拿,我就要陳小

姐請她進來。陳小姐冷應一聲,轉身出去,雖然行為冷淡,但我每次看到她窄裙

下那雙挺直勻稱的美腿,褲襠都忍不住要豎白旗,可是兔子不吃窩邊草,所以只

是想想就好!



  我打開抽屜,拿出了黃小姐的護照,隨手翻弄看著護照上黃小姐的照片,黃

小姐要不是長得夠漂亮,笑起來迷人,我才懶得找同學幫她申請護照呢!不知道

她堂妹是不是有她那麼迷人。



  正在胡思亂想,聽到高跟鞋聲,擡頭看到一位長髮披肩的女孩子走進來,寶

藍色的及膝裙,這不就是剛才坐在接待室的女孩子嗎?這時才看清她的長像,令

我震驚。眉毛又濃又長,雙眼皮線條分明,大大的眼睛幻發著令人作夢的神采,

眼角向上微挑,更增嫵媚,鼻樑挺直,嘴唇看起來軟軟嫩嫩的,瓜子臉,下巴很

有個性,好美,好動人的女孩,比起迷人的黃小姐可美了何止一倍,最奇怪的是

,還有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

  她看我張口結舌看著她不語,她也只是靜靜的微笑,不說話,微開的嘴唇,

露出整齊雪白的貝齒晶瑩剔透,而她散發出來的氣質,又偏偏給人一種古井無波

的感覺。



  我回過神來:小姐!妳…妳是黃小姐的堂妹?



  她點點頭:嗯!X先生!我幫堂姐來拿護照!



  說話乾淨俐落,我如奉綸音的將護照遞過去,她謝了一聲,伸出修長潔白的

手接過護照,手指線條優美,人長得好,連手指都讓人動心。



  她說:謝謝!聽我堂姐說,你很會設計房子是不是?



  我有設計的天份,可不是專業,在朋友面前,我一向自認不輸專業,可是今

天由這麼美的女郎口中問起這件事,我反而臉紅了:哦…只是興趣,不登大雅之

堂啦……



  她靜靜一笑,動人的大眼看著我:我堂姐說看過你住的地方,很棒!



  我尷尬一笑:馬馬虎虎……



  她挺直接了當:我住的地方想翻修一下,你能不能去看看,幫我提點意見?



  我一時不知是喜是憂:沒問題,沒問題,大家參考一下嘛……



  她還是古井無波靜靜的一笑:那就謝謝你了,請問你什麼時間有空?到我那

兒去看看?



  我本來想回家睡覺的,聽到這話精神一振:哦!我忙到中午就沒事了,下午

就有空!



  她大眼中煥發出開心的神采:好!下午兩點我在家等你!



  接著她留了她的住址電話,說聲再見就轉身離去了,我這才想起來從她進我

的辦公室到離去,我都沒請她坐,真是失禮,看著她的背影,及膝裙下的渾圓修

長的小腿,配著黑色大約三寸的藏青色高跟鞋,令人心盪神馳。



  匆忙的吃完中飯,回家洗個澡,換了件衣服準時在兩點以前,到了黃詩涵的

住處,對了,她叫黃詩涵,長像讓人想做夢,連名字都讓人做夢,一路上胡思亂

想著,好像在那兒聽人說過,眉毛又濃又長的女人性慾特強,不知道有沒有這回

事。



  她是一個人住,親自來開了門,還是上午的裝束,我仔細看了她眉毛一眼,

嗯!果然又濃又長,可是看到她讓人做夢的眼睛,可把腦海裡的齷齪念頭壓到心

底,呈現在他面前的可是一名正人君子。她要我別脫鞋,哈!跟我家一樣的原木

地板,也跟我一樣不喜歡進門就脫鞋的習慣。



  我走入客廳,這是兩房兩廳雙衛的高級公寓,裝潢的淡雅樸素,她的主臥室

是白色系列,另一間房倒讓我吃驚,因為整個房間就像一個大衣櫥,掛滿了各式

各樣的衣裳,少說也超過一百套以上,我奇怪一個女孩要那麼多衣裳幹啥?但跟

她不熟,不敢多問。



  她想將室內改成原木色系的,這太簡單了,我只要把我家的裝修照本宣科的

搬到這兒來就搞定了,可是為了跟她多說兩句話,我自然提了一大堆說法意見,

她只是靜靜的聽,知道我對原木材質很了解,眼中流露出信任的目光。自始至終

,她話不多,用詞簡捷,我的座右銘是:話不多的女人最迷人!



  談了一個多小時,我已經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,她個子不高,大約只有16

0左右,比起我181算是矮了些,但身材卻讓男人噴鼻血,鼓起的白色柔軟的

絲質上衣,透著她有一雙堅挺的雙峰,目測估計大概有32D吧!裙擺下雪白圓

潤的小腿讓我心跳加快,配起她像古井無波,靜靜的,又讓人做夢的外型,可說

是悶在骨子裡的尤物。



  她看我說到最後連連打呵欠,才知道我昨晚一夜沒睡,表情立刻顯得抱歉萬

分,催我快點回去睡覺,我這才依依不捨的離去。



  之後我才幫她繪好了施工圖拿給她看,沒想到她要跟黃小姐一塊兒去洛杉磯

兩個禮拜,這段時間倒剛好能做完她家的原木裝修部份。為了多看她一眼,我開

車送她與黃小姐到機場,她很會穿衣,那天她穿的是黑白色系的衣裳,快入冬的

天氣,穿著潔白的絲料上衣,一條同色系的羊絨圍巾,隨意的搭在肩頭,黑皮短

裙,半筒高跟短靴,坐在我車子前座,露出半截渾圓雪白的大腿,鼻中嗅到的清

香淡雅是高級法國香水,跟她人一樣,靜靜的,我的天,這要我怎麼開車,一路

上魂不守舍的送她們到機場,眼睛直勾勾的瞧著她與她堂姐走入出境室。



  在回去的車上,我腦海中不時幻現著她那雙渾圓雪白的美腿,忍不住一手握

方向盤,一手去撫著她剛才坐的前座皮椅,依稀中感覺皮椅好像有點溫熱,是不

是她大腿坐在皮椅上的熱氣還未消失?想起黃小姐開玩笑說的話:我這位表妹你

別瞧她好像很時髦,其實她非常保守的,多少男人追她,她都不給人家機會,心

如止水,你懂嗎?



  我怎麼不懂?第一天跟她接觸,她的表情就是古井無波!



  她們出國兩個禮拜,我不時去她住處親自監工,檢驗工人施工品質。一天,

我在幫工人搬她的衣櫃時,發現衣櫃裡有一張像海報一樣的大照片,我仔細一瞧

,天哪!那個站在名牌汽車前面,墨鏡架在額頭上,身著黑皮短裙,穿著長筒黑

馬靴,烏黑的長髮飛揚的美女不就是黃詩涵嗎?原來她是某某名牌氣車的代言人

,難怪看過她第一眼之後就令我整天做白日夢,怪要怪自己從來不看廣告,她怎

麼也不講?算了!古井無波的人大概覺得這也沒什麼吧!



  黃詩涵不時由國外打電話回來問裝修的進度,我則老實的一一報告,維持一

個熱於助人的正人君子型像,當然沒有問起她原來就是某名牌汽車的代言人。



  有天半夜,電話鈴聲把我吵醒,我想應該不是詩涵,因為她很守禮,從來不

會半夜打電話來,就沒好氣的接起電話。



  我口氣很不耐煩:喂~找誰?



  她靜靜的:對不起把你吵醒了!



  我聽到她淡淡柔柔的聲音,那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肯睡了:黃小姐!我沒

睡,我還沒睡,妳有什麼事交待?



  我以為又是裝修房子的事,沒想到她說心情不好,想找個人聊聊天,我不禁

受寵若驚心裡樂翻了天。



  我一付體貼諒解,大肚包容的姿態:每個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,妳可以把

我當成垃圾筒,有什麼心事就倒進去,妳放心,我不會告訴別人的!



  她在電話那頭笑了,女人最討厭多嘴的男人,於是她說出無論她到那裡,就

有些不識相的男人想親近她,死纏爛打,讓她很煩。



  昨天晚上(美國時間晚上九點,是台灣時間下午一點)她與堂姐的朋友一塊

兒吃飯,堂姐一個大學時代的男同學想灌醉她,而她堅持滴酒不沾,結果弄得很

不愉快,那位想灌她酒的男人,在生意上對她堂姐的幫助很大,她太不給對方面

子,惹得她堂姐很不高興,回住處後指責了她幾句,讓她很傷心,一夜沒睡,一

早堂姐不理會她就出門了,她睡不著,就打電話給我。



  美女有難,我自然好言相勸,但也不能說她堂姐的不是,因為她們畢竟是有

血緣的親人,所以就妙語如珠,不著痕跡的把那個想灌她酒的臭男人批評了一番

,惹得她難得的笑出聲來,說話也更自然了。



  她突然問道:你們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,是不是想的都是那個?



  我裝傻:都想那個?



  她吞吞吐吐不知怎麼措詞:就是…那個嘛?你該懂我的意思啊?



  我繼續裝:我不懂!



  她有點洩氣:就是想跟她…上床嘛?



  我說:原來妳指這個啊?沒錯!



  她驚訝我回答的這麼直接了當:真的啊?那…你是不是也是這樣?



  我說:是啊!



  電話那頭,她突然靜默下來。



  我繼續說: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男人跟女人交往的最終目的,一定是上床





  她有點失望的說:原來你跟他們都一樣!



  我說:那我問妳,如果有一天,妳跟某個男人交往,最終的目的結果是不是

也是上床?



  我這番似是而非的論調,說的她一時啞口無言,電話那頭又靜了下來。



  她細如蚊蚋的聲音終於響起:做那種事有那麼好嗎?



  我說:什麼意思?



  她更羞怯了:我是說…男女做那種事真的那麼好啊?為什麼現在人都在想那

個…我一個要好的女朋友也是這樣……



  我問:這還用問,如果這種事不好,為什麼那麼多人都喜歡做?妳有沒有做

過那種事?



  她:沒有!



  我趁機追問:妳也是生理成熟的女人了,難道不會想嗎?



  她怯怯的:有時候也會啦,只是…不敢,會怕……



  我問:怕懷孕?



  她回答的很老實:嗯!



  我再問:如果不會懷孕,很安全,妳會不會想試試看呢?



  她遲疑了半天才回答:只要人對,我想會吧!



  我緊迫盯人:那妳現在遇到對的人了嗎?



  她又不說了,靜默一下:我不知道……



  我又說出慣常的話:妳只要有過一次經驗,我保證妳每天都想做!



  她有點不信:真的?我不信,聽說第一次會很痛?



  我怕嚇到她,小心的回答:第一次總會有點痛,但過一下就很舒服了!



  她好奇:是嗎?



  我大膽的說:妳要不信,等妳回來我教妳就知道了……



  她一下楞住:我…不要……



  我怕嚇到她,也不再多說:好!這種事也是要靠緣份的……



  接著我就把話題轉開聊她房子裝修的煩瑣事情,她似乎心不在焉的聽著,對

我不再提性方面的事,有點失望,可是她一個未經人事的女孩又不好意思再提,

聊了不多久,就草草結束了電話。



  在她回來的前一天,房子已經全部裝修完畢了,其實她的房子本來就有基礎

裝潢,我只不過把她想換成原木的部份找人施工而已,倒沒真的費太大的功夫。



  詩涵的飛機是晚上九點半由洛杉磯飛到台北,我自然巴結著到中正機場接她

,沒想到只有她一個人走出出境室,原來她堂姐在洛杉磯還有事,她一個人先回

來,對我來說,正中下懷。好笑的是,她有那麼多的衣服,居然還是上飛機那天

的打扮,絲質白上衣,黑皮裙,黑皮半筒高跟靴,渾圓光潔沒有穿褲襪的美腿一

覽無遺,我立刻警告自己開車要專心。



  回到台北她好像蠻開心的,一跟上好奇的不停問我房子裝好的模樣,我隨口

漫應著,當然還是不失男人本色,不時偷眼瞄她裸露在皮短裙外的大腿,在高速

公路上,突然一輛車急拐彎闖入我的車道。



  她叫:小心!



  我急踩剎車,她沒扣安全帶,身子往前衝,我放在自動檔桿上的右手下意識

的伸出去攔她前衝的身子,沒想到那麼巧,手剛好伸到她兩條大腿的中間,迎上

她前衝的身子,等於是她的下體衝上來貼我的手了,我前世修來的手掌剛好扶在

她胯間,她微凸的陰戶正好在我掌握之中,隔著她緊小的內褲,我能感覺到她凸

起陰戶的溫熱。



  當時情況緊急,所以我等於是推著她的陰戶將她按回座位的,她驚叫一聲,

也不知是因為行車危險驚叫,還是被我的手摸到她的陰戶驚叫,而我的手掌同時

感受到她細薄的絲質內褲是如何的窄小,手指頭觸摸到一小撮露在內褲外的陰毛

,我的大陽具已經豎起了旗桿,她穿的該是丁字褲吧!聽說模特兒廣告明星都是

穿丁字褲的!



  危險過後,車內突然安靜下來,我失神的手還放在她胯間,享受她三角地帶

的溫暖,她的臉紅到耳根。



  她怯怯的說:你的手!



  我這時才回過神來:啊!對不起……



  我手移開她胯間時,似乎隱隱感覺到她的小內褲滲出了蜜汁,有點濕濕的。



  我歉然的轉頭看她,她怔怔的看著前方,如夢似幻的眼中閃動著薄薄晶瑩的

光澤,不知道的人會以為她想哭,但我的經驗知道她被觸摸了禁區之後,動情了





  回到她住處放好了行李,她仔細的打量著還有原木香味的房子,我坐在沙發

上看著她在客廳緩緩來回走動,那曼妙的身材,大約只有21吋的細腰,更襯得

白絲質外衣掩不住的雙峰是如此堅挺,皮短裙下雪白勻稱的美腿就更不用說了,

我很難以想像以她這種條件,長到22歲,居然還是沒有開封的處女。



  看樣子她對我監督的原木裝修挺滿意,只是剛才在車上那令她窘迫的一幕,

使得她沒有開口,我怕吃得太急打破碗,站起身將鑰匙交給她。



  她說:你要走了?



  我點點頭:嗯!妳飛了十一個小時該很累了,早點休息!



  她說:你等一下!



  說完她快步走到房間,打開行李箱,拿出一罐花旗人蔘及一個精裝的包裹遞

給我。



  她說:這花旗蔘是我帶給你的,為了我的房子你這麼費神,給你補一補!



  她倒真細心,可是她不明白,我要的可不是花旗蔘。



  她又指著另一個精裝包裹說:這是我堂姐要我帶給你的,她神秘兮兮的,也

不知道是什麼東西?



  我也感到好奇:我們打開來看好不好?



  她說:好丫!



  我急匆匆的打開她堂姐給我的禮物,她好奇的靠近我望著,髮際傳來陣陣幽

香,我褲襠裡的大陽具又開始不老實了。沒想到包裹打開,竟然是一個用外國名

星做模的充氣娃娃,我們兩人都為之一怔,我怔的原因是黃小姐居然這麼有心又

調皮,她怔的原因是居然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兒,傻傻的看著我有心的把皺巴巴

的充氣娃娃展開在沙發上。



  她說:這是什麼?



  我說:充氣娃娃!



  她驚訝:啊!我聽朋友說過這個東西,是你們男人用的…



  臉一紅,她不再說下去了。



  我說:妳堂姐倒真有意思,大概是看我現在沒有女朋友,幫我買一個回來讓

我「玩」!



  她臉紅耳赤怔怔的看著充氣娃娃不說話,我則故意將充氣娃娃開始充氣,眼

角瞄到她好像想阻止,可是又好奇,又帶著羞怯,更讓人動心。終於原本皺巴巴

的充氣娃娃立體化了,一頭金髮,連陰毛都是褐中帶金的,我轉頭看她,她立即

撇開頭去不看。



  我說:哈!這是最新式的充氣娃娃,只要在這裡灌進溫水,就跟真人一樣!



  她又好奇的轉過頭來,看到我指著充氣娃娃的陰戶。



  她說:真的嗎?



  我說:我們燒壼熱水灌進去就知道了…妳抱著她…



  我說著將充氣娃娃交到她手上抱住,就進到廚房燒熱水,她臉紅通通的抱著

充氣娃娃走入廚房。



  她怯怯的說:加了熱水之後,會跟真人一樣嗎?



  我說:應該是的,不過這裡的感覺(我手指插入她手中充氣娃娃的陰道),

我想比起真人差遠了……



  她納納的:是嗎?



  我說:肯定是,要不然我實地操演給妳看就明白了!



  她想了一下,居然說出我做夢都想不到的話:好!如果你不介意的話!



  這下我反而傻眼了,沒想到她真的想看,我以前不是沒玩過充氣娃娃,可是

在人眼前表演可是頭一朝,我覺得我好像呆子,當轉頭看著她霧矇矇的水盈盈有

點期待的眼神,我只好咬牙點頭。



  充了水的充氣娃娃躺在床上好像女人溫暖的身體,她靜靜的坐在臥室唯一的

一張小沙發上看著床上的充氣娃娃,我去將燈光調到最有情調的氣氛。



  她反而遲疑了:你真的要做給我看?



  我說:我不介意妳看,妳介意看嗎?



  她知道是她自已答應的,無言垂下眼簾。



  她說:我只是很好奇……



  我突然計上心頭:不過在我表演以前,妳要先幫我!



  她不解:幫什麼?



  我說:妳該知道男人的陽具必須勃起才能插進女人的陰道,妳要看我跟她(

指充氣娃娃)做愛,就要幫我讓陽具勃起!



  她一時不知所措:哦………



  我不等她反應,厚著臉皮連著內褲一起脫下長褲,她低頭不敢看我已經如脹

大如怒蛙般的大陽具,我緩緩走到她面前,她不敢擡頭,我拉起她的手去摸我的

陽具,她身子微微顫抖,緊握著手掌不肯張開。



  我說:妳不用手幫我也行,只要妳讓我愛撫也算幫我……



  她不敢看我:你…這樣怎麼也算幫你?



  我說:我撫摸妳的身體就會亢奮,亢奮就能跟充氣娃娃做愛了!



  其實未經人事的她腦子也夠呆的,我17。5公分長的大陽具早就亢奮蹺得

老高,她還搞不清楚狀況。



  聽我這麼說,她默然不語,我緩緩伸手放在她渾圓滑膩的大腿上,感覺到她

未穿絲襪的大腿肌抽搐著,兩條大腿並排夾得緊緊的。



  我說:妳不讓我好好撫摸,怎麼看得到我跟充氣娃娃表演?



  也許是有意,也知道我拿充氣娃娃當藉口,總之她把大腿緩緩分開了,我的

手輕悄的一路探入她的大腿根部,她滿臉通紅,微喘著氣,身子軟軟的靠在沙發

上不敢看我,當我的手撫到她丁字褲外凸起的陰戶時,感覺到整條褲子早已濕淋

淋了,一小撮露在褲外的陰毛上沾滿了露珠般的蜜汁,我拉開細小的丁字褲,手

指撫摸到她的陰唇,好濕,好滑膩,她呻吟了一下,抓住我的手。



  她哀求著:不要把手指放進去,我怕……



  我說:妳放心,我不會亂來的……



  我抽出在她內褲中的手,沾滿淋淋蜜汁的手伸入她絲質上裡內,觸到了她3

2D的胸罩,再扯開胸罩,手掌握住她溫熱的大乳房,一指輕觸她的乳峰,她乳

暈很大,乳頭尖挺,聽說乳暈大的女人也是性慾特強,她身上已經有兩點俱備了

這個條件。



  在手指輕觸下,剎那間她的乳頭已經硬了,她輕叫一聲,不敢動,任我揉捏

著玩弄著,雪白細嫩溫暖的乳房握在手中,像捏著一個溫熱的大麻薯,舒服極了





  她緊閉著眼不敢看我,正方便我行事,當我張嘴含住她乳頭時,她嚇了一跳

,可是在我舌頭挑弄她尖挺的乳頭時,她整個人像一灘水,癱瘓一樣在沙發上,

此時我肯定她的陰道已經洪水氾濫了,可是我並不急著觸摸她尚未開封的蓬門,

反而即時將我的嘴印上她柔嫩誘人的嘴唇。



  她身子一顫,我的舌尖用力的頂開她咬的死緊的貝齒,吸到她柔軟的舌頭,

我貪婪的吸啜著她口中的玉津,好甜好美,她軟軟的舌頭不敢亂頭,任我吸吮著

,鼻子吸入她鼻孔噴出的熱氣,使我的陽具更加堅挺,再不幫它消火,只怕要炸

了。



  我空出的手又探入她胯間,觸手淫水淋淋,她胯間已經濕透了,當我的手指

揉動她外陰唇那軟軟的雞頭肉時,她大聲的呻吟,下身羞怯的挺動迎合,我悄悄

的將她的丁字褲脫了下來,輕悄的掀起了她的黑皮短裙,看到她雪白細緻的腰身

,毫無贅肉的小腹,陰毛濃密,難怪丁字褲擋不住外露的陰毛,她又俱備了第三

個性慾特強的特徵。



  天哪!我真有福氣!當我緩緩的分開她的大腿,自以為得計之時,她突然用

力合攏大腿推開我。



  她說:不要!我們才見幾次面,不行……



  我這時還真不敢強迫她,因為她堂姐黃小姐可不是好惹的,只好立刻急轉彎





  我說:妳緊張什麼?我又不是要跟妳做……



  她怔怔的看著我,有點不相信:……



  我走到床邊,還好充氣娃娃體內灌的水沒有冷卻,否則我就要跟一個冰美人

打炮了。



  她楞楞的看著我撫弄著充氣娃娃,溫柔的分開娃娃的大腿,當我將大陽具插

入充氣娃娃的陰道同時,我偷眼瞄她,只見她微張著嘴,令人做夢的兩眼睜得好

大,瞧著我陽具與充氣娃娃陰道連接的部位。



  我這時假裝不再理會她,陽具開始在充氣娃娃陰道中抽插著,可能她看我很

投入,在充滿情調的燈影中,充氣娃娃看起來像真人一樣,靠在沙發上的詩涵看

得入神,一時忘了穿回被我悄悄脫下的丁字小內褲,壓抑著喘氣聲,我心想此時

她陰道中的淫液蜜汁,只怕氾濫成災了。



  我抱起充氣娃娃,邊走邊挺動下身用大陽具幹著娃娃的陰道,來到她面前,

她羞的滿臉通紅不敢看,我拉起她的手去摸我的陽具與充氣娃娃陰道的接合處,

她的手像觸電一樣的發抖,卻也好奇的輕輕的摸著我拔出在陰道外的陰莖,這次

我不再讓她躲開,將她由小沙發上拉起。



  我說:妳坐到床上看我跟她大戰,不是更清楚些?



  可能因為她還穿著短皮裙及半筒黑靴,雖然上衣有點零亂,但總比一絲不掛

有安全感,因此順從的坐到床邊,我見計謀得逞,立即又抱著充氣娃娃上床大戰

,其實充氣娃娃插起來也很舒服,只是她畢竟不是真人,所以感覺上還是不足,

我擔心精關把持不住射出來,因此只是將陽具插在充氣娃娃中,臀部假意挺動,

陽具沒有與充氣娃娃的陰道磨擦,總算忍住沒有射精。



  我故意大力的呻吟,她有點驚慌。



  她緊張的說:你怎麼了?



  我嘆口氣:對不起!我拚命想射出來,完成這個表演讓妳開開眼界,可是她

畢竟是假人,我感覺不夠,射不出來!



  她:哦!那怎麼辦?



  她這時靠坐在床上,兩腿彎曲微分,不知道我的賊眼已經瞄入她分開的大腿

中,隱隱瞧見濃密的陰毛。



  我無奈的說:除非有一個真的女人幫我,我才能射出來!



  她好像意識到什麼,可是又有點茫然:哦!那…那你不要做了!



  我說:很難!



  我抽出大陽具堅挺的呈現在她眼前。



  我說:妳看它充血成這個樣子,如果不射出來,會難過死的!



  她納納的:這………



  我輕輕撫上她的大腿,她微顫一下,沒有動。



  我鼓起勇氣:妳願意幫我嗎?



  她艱難的說:你要我怎麼幫?



  我豁出去了:用妳的陰道幫我夾出來……



  她緊張:哦…我朋友說可以用手?



  我手探入她的大腿根,指尖輕揉她外陰唇上的雞頭肉,她身子又快癱了,這

次卻沒有阻止我的撫摸。



  我加緊追擊:用手不是跟充氣娃娃一樣沒感覺嗎?



  她羞怯的將頭撇開,不敢看我。



  這時我觸摸她的手指沾滿了她陰道內膩滑的淫液,揉動的越來越快,她張口

喘氣,我吻上了她的柔唇,用力吸她的舌尖,突然她唔唔出聲,手緊緊扣著我的

臂,在她陰唇上愛撫的手指感覺到一股熱流沖了出來,她被我撫出高潮了。



  高潮中,她兩條雪白的大腿分開像抽筋一樣顫動著,我趁此時機,掀起她的

皮裙,將陽具壓在她濕淋淋的陰戶上,她頭撇開我的親吻,猛烈的喘著氣,我感

覺到她心跳加快,滿臉通紅,大眼中水盈盈的。下身則軟棉棉的任我壓著,我不

敢怠慢,立即將大龜頭插入她早已濕滑無比的陰道,她混身繃緊叫痛。



  她痛叫著:啊!痛!你快拿出來……



  我低頭看已經沒入她陰道的大龜頭,龜頭頸溝以下,整截大陽具還露在外面

,我低頭看到她的陰道緊紮著我的大龜頭,外陰唇收縮著扣緊我的龜頭頸溝,視

覺上及生理上一陣快美,我扶著她的腰,不讓她閃避。



  我說:我現在不動,還會痛嗎?



  她說:好一點了!



  我說:妳放心,我只把龜頭插進妳陰道,這樣不會戳穿妳的處女膜的!



  她說:是嗎?你不能食言喔!



  我說:我的陽具不一定非要整根插入妳的陰道,只用龜頭進出妳的陰道,我

一樣能射出來的!



  她似乎放心了:哦……



  我溫柔的親吻她的柔唇,這時她張開嘴,伸出舌尖與我的舌頭交纏著,我下

身輕輕的挺動的陽具,只用龜頭在她陰道口抽出又再插入,她見我很守信用,加

上生理本能的反應,也輕輕挺動陰戶迎合著我淺淺的抽插。



  我嘴離開了她的唇:還痛嗎?



  她輕喘氣搖搖頭:這樣不痛,可是我那裡被你撐得好脹……



  我擡起上身,將我的陽具與她陰道結合處露了出來。



  我說:妳看!



  她好奇的低頭看我陽具與她陰道的結合處,我輕輕將大龜頭在她陰道口進出

著,她看著看著,突然輕哼一聲,手又抓緊了我的手臂。



  我感覺她的陰道抽搐著收緊,緊緊圈著住我的龜頭頸溝,一股熱流由她陰道

深處湧出,燙得我龜頭好舒服。



  她呻吟著:嗯~啊~我說:是不是很舒服?



  她額頭見汗,點點頭。



  我說:要不要我再插深一點?



  她默然不語,想一下:會不會痛?



  我說:可能會有一點痛,可是妳會更舒服…妳已經看到我的龜頭插進妳的陰

道,其實這樣,我們等於已經在做愛了…



  她默然,大腿張開又合攏著,與我壓在她下身的大腿磨擦著,那種熨貼的舒

暢,使我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,她似乎默許我再深入,輕輕的挺動陰道向上迎合

,我緩緩的將龜頭推進,她的手緊張的放在我腰上,大概心裡想只要一痛,就用

力推開我。



  她忍不住:好脹!你輕一點……



  我:嗯…我會很小心……



  我說話的同時,狠下心將龜頭用力一挺,在她大叫聲中,我的大陽具已經整

根插入了她的陰道,這時她痛的全身發抖。



  她:好痛!痛死我了……



  她痛叫中,晶瑩的淚珠湧了出來,流下臉頰,鼻子輕微的抽泣。



  她傷心的說:你騙我!



  我有點愧疚,但內心對能得到她處女的第一次又感到無上的滿足。



  我:對不起!妳這麼美,我實在忍不住……



  她有點氣憤:你們男人果然都是一樣壞……



  我溫柔的用嘴堵住了她的話,舌頭舔著她的淚水,有點鹹鹹的,又含住她的

柔唇輕輕吸吮著,她終於在我溫情的撫慰下,將柔嫩的舌頭伸入我口中,與我的

舌頭交纏著。



  我輕輕將盡根插入她陰道的陽具往外抽,她大腿又繃緊了,兩手抓著我的腰





  她呻吟:不要動!會痛……



  我撐起上身往下看,抽出一半的陽具帶出了不少處女血流在床單,她也低頭

看著床單上一灘處女血。



  她看著我:你終於還是得到我了……



  我安慰她:妳放心!我會真心疼妳愛妳的……



  她半信半疑:希望你說的是真話……



  這時我開始輕輕挺動陽具,大陽具開始在她陰道內進出,又帶出不少處女血





  她皺眉:你慢一點,還是有點疼!



  我疼惜她的親吻她:嗯…妳把腿纏到我的腰上,妳會舒服些…



  她順從的將她那雙迷死人的美腿輕輕的,羞怯的纏在我的腰上。



  我說:纏緊一點,妳才會忘記疼!



  她依言用力將兩腿纏緊我,我開始緩緩的讓我的大陽具在她緊密的陰道中抽

插著,可能還是有點痛的關係,她纏在我腰間我腿越纏越緊。



  我這時才感覺我跟她真正的合為一體了,我抱住她深深的吻她,她的柔唇也

緊貼著我的嘴唇吸吮吞下我的津液,我們默默的相互挺動下體迎合著對方,她挺

動的很生疏,但這麼柔美的女人在我的身體下任我姦淫,我已經如羽化登仙了。



  我將龜頭頂入她子宮深處的花心,龜頭上的馬眼在她的花心上磨動著,突然

她扭頭開我倆的嘴唇分開,大力的喘氣,陰戶開始猛烈的向上頂。



  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:現在還痛嗎?



  她喘著氣搖頭:舒服…好癢…妳快一點……



  我貼在她耳邊輕輕說:我要妳說用力幹我!



  她閉嘴不語,只是挺動著陰戶,企盼著我能迎合用陽具大力的插她的陰道,

我這時卻不再抽插她的陰道。



  我說:妳說要我用力的幹妳,我才快一點……



  她忍不住了:用力…幹我!



  我說:說大聲一點,說妳喜歡我幹妳……



  高潮將出未出間,她亢奮的快瘋了,兩腿緊纏我的腰部,大力的挺動陰戶,

陰道像張小嘴緊緊的咬住我的陽具。



  她叫道:用力幹我!我喜歡你幹我…快點幹我……



  她的叫聲讓我亢奮到極點,大陽具忍不住快速的在她陰道內抽插,龜頭大力

的撞擊她的花心,狠狠的幹她的嫩穴。



  她突然叫著:我要尿尿了,我要尿了……



  我感覺她的陰道急速的收縮,子宮腔那圈嫩肉緊縮著咬著我的龜頭,使我在

她陰道中急速挺動抽插的龜頭隱隱生疼,在她大叫呻吟中,一股濃烈滾燙的陰精

噴在我的龜頭上,她陰道內蠕動收縮的嫩肉像小嘴似的緊緊包住我的陽具吸吮著





  我再也忍不住,也大聲呻吟著,濃稠的陽精如火山爆發般,一股一股的由龜

頭馬眼噴出,灌滿了她的花心深處,持續不斷的高潮,使我們兩人四肢緊密的交

纏著,恨不得永遠都不分開。



  詩涵自從處女讓我開苞之後,似乎也嚐到了性愛的樂趣,只要無事就會找我

插她的嫩穴,經常一夜纏綿到天明,有時甚至到我辦公室找我,在秘書陳小姐冷

眼之下,關起門來跟我猛幹,玩遍各種姿勢,或者在我接送她去拍廣告的車上,

只要興緻一到,就停下車到後座打炮。



  她的性慾特強,果真符合了她身上的三點要素,眉毛濃,乳暈大,陰毛多,

果真是天生尤物。



  直到今日,她還將沾滿她處女血的床單慎重的保留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