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高潮综合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武侠玄幻» 大明天下二,三章

大明天下二,三章
发布时间:2019-07-06 02:00:53   浏览次数:487

第二章??似是故人來



? ? 丁宅坐落城南,有三進院落,丁壽自覺一路身上酒氣散的差不多了,剛想喊門,突聞一陣馬蹄聲急,回頭一看,一騎如同一朵紅雲般飄來,來的近前,騎士一勒馬缰,奔馬一聲長嘶,前蹄揚起,倏然而止,丁壽才來得及看清眼前來客,只見一匹棗紅馬上端坐一名妙齡女子,臉如新月,雙眉淺畫,兩瞳翦水,口若櫻桃,一身紅色勁裝襯的膚如凝脂,丁壽不由呆了



? ? 「敢問這位公子,此處可是丁鶴府上?」少女盈盈一笑,開口問道。



? ? 「………………」丁壽腦子一團亂,眼前人出塵絕俗,宛如畫中仙子,兩世爲人又何曾見過如此絕色麗人。



? ? 「公子,公子?」多次詢問無果,對方只知道盯著自己傻看,少女不由著惱,「莫不是個傻子。」



? ? 「哦,哦,姑娘請了,」還算腦子沒有完全壞掉,丁壽及時反應過來,「在下丁壽,丁鶴乃是家兄,此處正是寒舍,不知姑娘是……?」



? ? 「哈,終于找到了,喔,少兄有禮了,小女柳飛燕,乃是令兄故人,還請引見。」少女聞言笑逐顔開,翻身下馬,快步來到丁壽面前。



? ? 丁宅正堂上,大爺丁鶴正在拍桌子,「怎麽回事?剛好了幾天又偷跑出去了,府中這些人都是干什麽吃的,連一個人都看不住。」



? ? 年方雙十的丁夫人也來了脾氣,「你自己的弟弟你又不是不知道,哪是一個閑得住的性子,還不是這些年你寵出來的,他真要跑,下人們看見誰又敢管。」



? ? 丁家夫人閨名李月仙,是大同府李秀才家女兒,一日舉家出遊,路遇強人,多虧了恰巧過路的丁鶴搭救,才脫了性命,李秀才感激之下許下這門親事,李月仙對嫁做商人婦本不情願,礙于父親情面只得從命,丁鶴年長妻子甚多,平日里多有疼愛,從無惡聲。



? ? 聞言丁鶴深吸了口氣,呼出后緩聲道:「我又沒有怨你,只是他這跳脫性子如果不收一下,將來恐要闖下禍事,我怎麽對仙逝的父親交待。」



? ? 此時丁鶴長隨王六前來禀報,「大爺,二爺回來了,還帶著一個姑娘。」



? ? 話音未落,一道紅影閃入廳堂,「師兄,我可找到你了,這麽多年不見想死我了。」柳飛燕已穿到丁鶴身前道。



? ? 「小師妹,你怎麽來了?師父可安泰?」丁鶴先是一愣,隨即笑道。



? ? 「爹爹一切都好,一別五年,你也不想著回來看看人家,這次廢了好大勁爹才答應讓我過來找你。」柳飛燕嬌嗔道,隨即想起來什麽,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交給丁鶴,「這是爹讓我帶給你的。」說完兩手又自然的挽住丁鶴左臂。



? ? 「呵呵,從點蒼山到宣府,千里奔波,真是辛苦你了。」丁鶴疼愛的撣掉柳飛燕身上塵土,忽然覺得屋內氣氛有些不對,轉頭四顧,自家夫人氣的俏臉煞白,夫人的陪嫁丫鬟小桃與自家小姐同仇敵忾的瞪著自己,長隨王六張個嘴不知道合攏,自家兄弟神色複雜的瞄著自己,低頭看見自己被抱著搖晃的左臂,不由尴尬一笑,抽出手臂對衆人道:「這是點蒼學藝時的小師妹,名爲柳飛燕。」又對柳飛燕道:「這是舍弟丁壽,這是你師嫂,也就是我夫人李氏。」



? ? 「什麽!?,你成親了,你成親了我怎麽辦?」柳飛燕聲音已隱隱有了哭腔。



? ? 「哼,」李月仙再也忍不住了,拍案而起「小桃,隨我回房。」轉身步入后宅。



? ? 「唉,夫人……,小師妹你這是———」丁鶴不由頭痛,「當年一時戲語,何必當真。」



? ? 「我不管,你說我長大要娶我,如今我十七了,你卻先成親,你對不起我。」柳飛燕眼淚撲簌簌掉下,抽著鼻子哭道。



? ? 「咳,」見著場面失控,丁壽收起那股醋意,「王六,你帶柳姑娘先去客房休息。」又轉身對飛燕道,「姑娘且先歇著,待我問明情況,倘若——」看了眼自己大哥,「倘若真是家兄負你,丁家定會給姑娘個交代。」



? ? 王六也趕上相勸,總算把這個姑奶奶給哄進客房,兄弟二人相顧默然。



? ? 「大哥,人家都找上門了,您不會真的始亂終棄吧?」丁壽斜坐在椅子上,翹著二郎腿問道。



? ? 面對自家兄弟的調侃,大爺沒了往日的方正,「唉!一言難盡啊。」丁鶴歎道。



? ? 如果長話短說,還真就不是什麽始亂終棄,丁鶴幼年被去世的丁老爺送入點蒼派掌門柳隨風座下習武,柳隨風壯年喪妻,遺有幼女飛燕,生來活潑,同門師兄弟非常喜愛,她卻唯獨喜歡膩在年長的大師兄身邊,再然后就是一個小孩過家家的笑話了,一個七歲的女孩要學山下人家的新娘子,一個二十歲的少年逗她開心,待你長大,娶你爲妻,丁鶴二十五歲出師時都已經將自己的戲言忘得一干二淨,那個七歲的小姑娘卻銘記于心長達十年,鬧出了今天二女爭夫的戲份。



? ? 「大哥,一諾十年,人家這是情根深種啊。」丁壽酸溜溜的說到。



? ? 「胡鬧,我年長她十三歲,只有兄妹之情,而無男女之愛。」丁鶴道。



? ? 丁壽倒是相信自家兄長的爲人,再說當年柳飛燕不過垂髫稚女,若是真有什麽邪念,那丁鶴亦可歸入禽獸之流了,站起身拍拍衣服,「兄長且先安撫一下嫂嫂,小弟看看柳姑娘安置如何了。」說完向客房走去。



? ? 來至客房外,「吱呀」一聲,房門開啓,走出一豐腴美婦人,乃是王六之妻倩娘,「見過二爺。」倩娘行福禮道。



? ? 「柳姑娘怎麽樣了?」



? ? 「還好,只是一人獨坐,亦不曾用飯。」



? ? 「曉得了,且下去吧。」丁壽看著離去的倩娘背影,柳腰豐臀,搖曳生姿,暗暗咽了口唾液,那王六真是豔福不淺。



? ? 「柳姑娘,在下丁壽,有事請見。」



? ? 丁壽敲了敲門,也沒聽回應,隨后推門而入,只見柳飛燕果然呆坐在桌邊,桌上飯食未動一筷,雙目紅腫,顯然剛剛又哭過一次。



? ? 「柳姑娘,剛剛已與家兄談過,當年確實是爲哄你開心的一句戲言,如今兄嫂二人伉俪情深,又有媒妁之言,況家嫂溫良恭儉,持家有度,實爲難得的賢妻,總不能讓家兄停妻再娶吧?」丁壽說著話手不自覺的揉了揉前日被罰跪祠堂尚自酸痛的膝蓋,心中暗罵「什麽世道,逼得大爺說這虧心話,不會又被雷劈吧。」



? ? 「戲言?什麽戲言讓我苦等了十年?」柳飛燕哽咽道。



? ? 「額,這個,姑娘迷于執念了,可曾想過真的如此專情家兄麽」丁壽道。



? ? 「我…………」柳飛燕抬頭欲駁。



? ? 「且住,且聽我說,聽家兄說,姑娘自幼喪母,柳前輩至今未娶,想必兒時柳前輩父代母職,用心良苦,父之深情,感之甚深吧。」



? ? 「不錯,家父對我自幼疼愛有加。」柳飛燕眼中有了一絲神采,想起幼時和父親蒼山撲蝶,洱海觀魚衆多樂事。



? ? 「聽聞令尊在姑娘七歲時接掌點蒼,柳前輩貴爲一派掌門,想必平日里不是醉心武功,就是事務繁多吧。」



? ? 「那是自然,點蒼派爲九大門派之一,威震天南,家父憑一手」回風舞柳劍「敗過不知道幾許武林高手,當然要精研武學,風雨不辍。」提起點蒼派,柳飛燕語氣中又帶上了一股傲意。



? ? 「那時由家兄暫代令尊之責,帶姑娘習文練武,夜恬晝嬉。」



? ? 「大師兄待我一向是好的。」柳飛燕低頭擺弄著衣角道。



? ? 「那姑娘可曾想過,你對家兄之情只是對令尊不能再長期伴你的一種移情,並非兒女私情呢。」



? ? 「移情?果真如此麽?」柳飛燕喃喃道,「我把大師兄當成爹爹,所以如此依賴,不,不可能的。」搖著頭,柳飛燕語氣中帶有了一份迷茫,想起幼時父親執迷武功派務,無論自己如何哭鬧也喚不回如從前般寵愛自己的父親,最多是讓大師兄代爲陪伴,大師兄對自己百依百順,就如以前的父親一般,那時心中就有一個願望,永遠陪在師兄身邊,又唯恐師兄也離自己而去,撒嬌耍賴的要求大師兄答應娶自己,前事種種,難道自己這麽多年期盼執著的真如眼前少年所說的只是一種「移情」。



? ? 「唉,姑娘可好好想一想是否如此,這段時間若是有暇在下願陪姑娘四處遊覽,北地風光不同南國多矣。」丁壽自覺挽救了一個戀父情節的花季少女,又爲自己多贏了一絲機會,不由洋洋得意。「若是姑娘癡心不改,在下願代兄還債。」



? ? 柳飛燕聞言柳眉倒豎,「安敢輕薄于我,當我是水性楊花之人麽?」



? ? 丁壽不覺想抽自己嘴巴,趕緊學著戲文道:「哎呀呀,小生失禮,還請小姐寬恕則個,小姐打也打得,罵也罵得,但求展顔一笑吧。」



? ? 柳飛燕噗嗤終于笑了出來,「你和大師兄的性子一點不像,真不知道是如何冒出來的。」



? ? 丁壽摸了摸鼻子,「老實說我也想知道,估計這只能問老天了。」



? ? 第三章? ?? ?酒爲色之媒



? ? 不知道丁鶴用的什麽辦法,后宅也徹底的安靜了,李月仙對柳姑娘也以姊妹相稱,平日里丁壽陪同柳飛燕欣賞一下塞上風光,倒也自在悠閑,丁壽費盡心思小心伺逢,引得柳飛燕眉開眼笑,好感逐升。



? ? 這一日丁壽正獨自在街上閑逛,忽聞身后有人招呼,回頭一看,見一個二十余歲的白臉軍漢,身穿鴛鴦襖,腰挎軍刀,一身風塵之色,原本記憶中記得此人姓江,行三,乃是宣府軍戶子弟,現在邊軍中任職哨官,平日里兩人私交甚笃,算是丁壽狐朋狗友中少有的交心的一位。



? ? 江三湊至近前,一手搭在丁壽肩上,「哥哥這幾個月在鎮威堡戍守,今日里才回來,聽聞兄弟月前受了傷,如今可曾無礙?」



? ? 「有勞三哥挂心,些許小傷已不礙事,今日哥哥回城,小弟太白樓擺酒,爲哥哥洗塵。」



? ? 「哈哈,兄弟爽利,不過酒不能由你請,理當哥哥我請你吃酒壓驚才對。」



? ? 「既如此小弟就不客氣了,不知在何處叨擾?」



? ? 聞言江三不由一陣扭捏,搓著雙手道:「鎮威堡那幫賊厮鳥下手太黑,關撲一點情面不講,哥哥這月關饷盡數填到這幫殺才腰包,實無閑錢在外面擺酒,莫如入夜到你嫂子家中試試家常手藝可好?」



? ? 丁壽聞言會心一笑,「使得,使得,如此申時小弟登門拜訪。」



? ? 江三所言嫂子實是城中一名寡婦,名喚玉奴,幼時與江三青梅竹馬,可惜女方家中嫌江家乃軍戶子弟,無錢行聘,將女嫁入一蔡姓人家,也是這人福薄,難抵溫柔鄉銷魂蝕骨,不出一年竟得急病橫死了,玉奴克夫之名傳出,無人再談婚娶,守著亡夫所留薄産自在過活,江三至今無錢娶妻,許是舊情難忘,一來二去兩人便做了露水夫妻,如今正是戀奸情熱之時。



? ? 未到申時,丁壽便從自家出來,先是選上幾盒胭脂水粉,又買了十斤豬肉,尋到銅鼓巷一處人家,輕叩門環,不時便聽到院內有人出來應門,門扉打開,閃出一美貌女子,二十五六歲年紀,眉目含情,一根銀簪挽住滿頭青絲,身穿青色交領短襖,下系石榴紅的百褶長裙,裙邊露出紅鞋一角,說不盡的風流體態。



? ? 丁壽拱手施禮道:「小弟惡客登門,叨擾兄嫂,還望嫂嫂莫要怪罪。」



? ? 「如此俊俏的小公子登門叨擾,誰又忍心怪罪。」玉奴閃身請丁壽入內,關上門扉道:「你家哥哥剛剛還念叨你何時過來,莫要撞頭撞的路都不識得了。」



? ? 「三哥戍堡數月,恐嘴里已淡的沒有味道,勞請嫂嫂施展妙手爲我二人打打牙祭,再有爲嫂嫂選了幾樣水粉,莫要嫌棄了。」



? ? 「喲,這許多水粉怕是破費甚多吧,奴已是人老珠黃,小郎花這冤枉錢作甚?」玉奴喜道。



? ? 「倒值不得什麽,只是水粉糙劣,恐遮住了嫂嫂的國色天香。」



? ? 玉奴食指點著丁壽額頭啐道:「腦袋撞了后倒是比以前會說話了,要奴家說,這頭啊,早該撞了。」



? ? 「婦道人家休要亂說,兄弟莫怪,哥哥我等你好久了。」江三由中堂走出道。



? ? 丁壽拱手施禮,隨即二人擺上酒席,玉奴漸次端出菜來,二人舉杯換盞,飲將起來,不一時玉奴也湊了一席,江三說他戍守鎮堡荒蕪孤寂,玉奴說寡婦人前是是非非著實不易,丁壽二世爲人天南地北高談闊論,引得江三瞠目結舌,逗得玉奴嬌笑連連,酒酣耳熱,三人都解去外衣,玉奴解去百褶裙,露出里面藕色綢褲,脫去短襖,換上淺色褙子,敞懷未曾系帶,小衣僅著粉色抹胸,襯得肌膚雪白,起身敬酒布菜胸前露出深深一道溝壑,丁壽看著那一隆豐丘眼都已經直了。



? ? 注意到丁壽目光,玉奴將竹筷在丁壽眼前一晃,嗔道:「小郎君,看些什麽呢。」



? ? 引得江三哈哈大笑,丁壽低頭窘迫不語。



? ? 江三一把將玉奴摟入懷中,雙手在玉奴身上不住遊走,道:「兄弟如今十五了吧,還是一童男子,真真可惜了,女人個中滋味不可言傳啊,不說你家長嫂花容月貌,單說那個王六家里的倩娘吧,那身段,啧啧,簡直一掐就能出水,皮膚嫩的就跟剝皮小蔥似的……哎呦!」



? ? 玉奴掐著江三腰間軟肉,罵道:「沒良心的,老娘哪點對不起你,吃著碗里看著鍋里,不怕教壞了小郎。」



? ? 江三連連求饒,丁壽幫著勸解,這才作罷。



? ? 「兄長,嫂嫂,小弟該回去了,家兄禁令小弟喝酒,今日里正好作坊開鍋,兄長回的晚才敢出來,若是再不回去恐身上酒氣被人發現。」



? ? 「不忙,且再吃幾杯,若是醉了便在此處小憩,散了酒氣再回家去。」二人勸道,丁壽推辭不過,便有飲將起來,最終丁壽不勝酒力,歪倒在桌前。



? ? 「到底酒量太差,還是不如我。」江三呵呵傻笑道。



? ? 「誰像你整日里只知喝酒厮殺,一副賊骨頭,也不怕傷了小郎身子。」玉奴埋怨道,先尋了件衣服披在丁壽身上,又從櫃中取出一壺酒道:「糾纏著不讓人回家,害得這壺酒一直不敢拿出來,要是藥性過了可糟蹋了。」



? ? 「放心吧,心肝,此番絕對讓你滿意。」江三接過酒壺,對嘴一次就飲了大半,然后攬住玉奴不停親摸,不一時玉奴嬌喘連連,「賊漢子,你可好了,奴家好熱……。」



? ? 江三此刻亦是箭在弦上,攔腰將玉奴抱起,走進寢室將人直接扔在床上,未等埋怨就已將她綢褲褪下,解掉抹胸,看著玉奴一身白肉,肩圓乳挺,腰細臀肥,兩腿之間烏黑一片毛發,好不惹火,立時將自身衣物也脫得干淨,將陽根湊在肉縫上,不三五下,已盡根而入,大力抽將起來,玉奴是久曠之身,不時就滲出水來,兩腿夾緊了江三腰跨,玉足在他臀后交叉,緊緊的裹住江三身子,恨不得只將其整個揉進自身里去。



? ? 「賊漢子,大力點,對,就這樣……奴家還要……」



? ? 江三也久不識肉味,此番只管埋頭苦干,陽根大出大入,每次頂到盡根,出時退到菇頭處,便再大力頂入,不住手的操了五六百抽,額頭已見汗,稍稍起身,抱住一雙玉腿,兩手在一雙豐乳上亂揉,玉奴下面騷癢難耐,複又被摸得喘哼連連,不能言語,陰戶淫水汩汩流出,沾了江三大腿濕漉漉的,又是狠弄一兩千抽,江三只覺下面快感陣陣,難以忍受,放開她雙腿,抱緊玉奴,一陣快送,玉奴感到體內物事堅硬如鐵,猛然一漲,曉得快要出精,挺起肥臀,不住迎湊,江三猛地大喊一聲,泄了玉奴滿戶精水,倒頭睡去,玉奴也覺得身上沈重,懶得起身,不一刻進入夢鄉。



? ? 那一邊丁壽醒來已是三更,抬頭不見二人,只覺口干舌燥,抬手將主位的小半壺殘酒喝了干淨,暗道即刻回返,應能趕在兄長前到家,便起身尋二人告辭,來到屋內只睹到床上兩條白花花的身子疊在一起,江三赤裸仰躺,已發出陣陣鼾聲,玉奴俯臥在江三胸膛,如海棠春睡,一雙玉乳因俯臥之故難窺全貌,酥胸壓在江三結實的胸膛上,只觀其半邊乳肉可知其豐碩,柳腰纖細,至臀處又猛然擴張,頂起那兩隆雪丘,一只玉手仍在握著胯下那條軟綿綿的死蛇,嘴角不時微微翹起,當有好事入夢,丁壽只覺口中比剛醒時還要干燥,走到床前緩緩伸出手去,將床腳錦被拉起蓋住二人,終究沒有忍住,借機狠狠的在那翹臀上摸了一把,只覺觸感柔軟滑膩,引得心旌神搖,想要再摸,又自不敢,只得搖頭揮去邪念,匆匆返家而去。



? ? 到至自家,果然丁鶴尚未回返,丁壽漸感身上不適,小腹丹田處宛如一團火在燒,胯下蠢物昂然向上,如劍似鐵,口中更是干燥,卻原來江三此人好酒,每次戍軍歸來當日必定大醉,行房時顯得有心無力,玉奴素久了的,快活起來只爭朝夕,哪里容他酒醒次日,故在其歸來當天準備一壺三鞭酒,里面放了些催情助性之物,剛剛那些殘酒又被不知情的丁壽飲掉,如今這貨被燒的四處尋水解渴,路過南廂房耳房時,忽聽里面傳來陣陣水聲,走至門前,透過縫隙看到內里好一片春光。? ? 屋內放置一個半人高的浴桶,倩娘正背坐在桶內沐浴,因桶壁遮擋,只能看見兩個雪白臂膀,在水汽蒸騰之中,直如剝殼雞蛋般光滑緊致,看起來倩娘已沐浴完畢,正用干布擦拭身子,一抬右臂,又見一個雪白玉兔倏然跳動,擦畢上身,由桶內站起,豐乳肥臀一覽無遺,抬起一條玉腿欲從桶內跨出,那玉門正對房門,屋外的丁壽猛然瞳孔一縮,見一片茂盛幽草覆蓋在饅頭般山丘之上,還有幾滴水珠在幽草邊緣將滴未滴,蓬門洞開,蜂珠激張……丁壽只覺腹內一股大火要將自己燒掉,再也無法忍受,合身將屋門撞開,直向倩娘撲去。



? ? 「二爺,您……」倩娘見人一驚,本能想要躲閃,可踩到地上積水,腳下一滑倒在地上,被撲來的丁壽壓在身下。丁壽將頭埋在倩娘豐乳之中親吻,一手抱緊倩娘,一手扯開自己腰帶,露出陽根,沒頭沒腦的沖倩娘下身捅去。



? ? 「哎呦,」倩娘一聲嬌呼,丁壽二世都是童男子,畢竟未曾真個銷魂,陽根初探卻未得其門而入,倩娘卻被火熱硬物撞的蛤肉一縮,渾身不由一顫,口中不住喊道:「二爺……二爺不可……放過奴家吧……」顧不得羞恥玉手下探,握住那物事只求遠離玉門,卻又被手中火熱嚇了一跳,「這才十四年紀,怎生的如此巨大,怕得有六七寸長,自家丈夫尚自不如。」



? ? 正自驚訝,忽然一手伸來抓住自己手腕拉向頭頂,丁壽將倩娘兩手都舉過頭頂,一手壓實,另一手抓住一邊酥胸不住揉捏,又含住另一邊的乳珠大力吸吮,下身不住擺動位置挺動,陽根在茂密芳草中不住探尋洞口,倩娘無法只好將一雙緊實大腿緊緊夾在一起,夾住陽根不給其深入,丁壽只覺陽根被滑膩股肉夾得舒爽,龜棱在茂密毛發中剮蹭的陣陣酸癢,甚或幾絲進入了馬眼內,雖未劍履及地,可也能稍解心火,只顧挺臀聳動不停,女子本就體弱,不一刻倩娘漸漸力氣不足,兩腿稍松,胯間被硬物磨蹭的已然濕潤,待要認命只聞丁壽一聲大喝,一股濃漿噴射而出,淋了倩娘大腿小腹盡是,屋內漸漸安息,只有丁壽的喘息及倩娘的嘤嘤哭泣聲。



? ? 「二爺,你們……」丁壽回頭一看,見王六在門前目瞪口呆的看著自方二人,一陣惶恐,起身拎起褲子就沖了出去,剛出門又與路過的丁鶴撞個滿懷,丁壽更不敢搭話,悶頭跑回西廂自己房內,不時就聽得南廂一陣嘈亂。



? ? 「早說你這樣慣著他早晚闖禍,他才多大干出這等事來。」大嫂喋喋不休的聲音。



? ? 「小姐莫要爲了這等人生氣,免得傷了身子。」這是大嫂貼身丫鬟小桃,原來自己未曾被下人看起。



? ? 「王六快勸勸倩娘,你夫妻二人放心,此番定會跟你們一個交代。」自家大哥這次會把自己怎麽處置呢。



? ? 「登徒浪子,竟做出此等下作事,真……真是看錯了他。」柳飛燕的聲音夾雜在其中。



? ? 丁壽聞言大駭,這小丫頭可是管不住的主兒,別趁大哥不備真的把自己給劈了,不敢再在家中,取了平時攢下的私房,連衣服也沒多帶,趁夜逃離了家中。